首页 >>

又是一面锦旗来,四年坚持终结果

2019年10月9日,小谢和他的母亲杨某匆忙从老家赶来,向监狱民警刘青松送上一面写有敬业正直 为民解忧的锦旗。

锦旗背后故事曲折

监狱民警刘青松

不仅为孩子解决户口、入学问题

还为他找到消失8年的生母

一、6岁孩子母亲“走了”

15年前,小谢的母亲杨某与离过婚的谢某相识,很快坠入爱河。两人一直未办理结婚证,杨某怀孕后发现谢某隐瞒很多事情,且有了外遇,一气之下离开了谢某,但谢某不准小谢与杨某一同离开。2011年,年仅6岁的小谢在峨眉站见了杨某最后一面,从此母子失联。

2012年7月6日,谢某犯罪被捕,在我狱服刑。其前妻许某将小谢带回米易县抚养,到此时,小谢都没有户口。

二、第一次落户失败

2015年,谢某向监狱提出申请,请求帮助其儿子落户,以便入学。监狱根据谢某的服刑改造表现以及家庭情况,同意其申请。经调查,监狱发现谢某自1968年出生后一直生活在农村,未办理户口,于是决定打算先将谢某户口落实,再将小谢户口落在谢某户头上。

为此,监狱联系相关部门、单位请求协助,但公安机关无法查到谢某及其亲属的相关信息,谢某落户成问题,小谢落户以失败而告终。2018年,由于政策变化,小学毕业的小谢因无户口面临失学,在监狱的帮助下,小谢顺利就读米易县初级中学,但无学籍。虽然落户失败,好在上学没有耽误,但户口不解决,学籍就无法解决。

三、解决落户山穷水尽

2018年6月—2019年2月,民警刘青松先后多次前往米易县司法局、米易县公安局,了解根据谢某提出的新信息所调查的情况,依然毫无进展。由于谢某的表述能力差,提供的信息有限,多次排查均无果,落户陷入僵局。

四、柳暗花明出现转折

2019年8月13日,监狱和米易县公安局再次对接,普威派出所所长吴华到监狱询问谢某,寻找线索。

2019年9月10日,普威派出所通过谢某提到杨某已逝父亲的姓名,又顺藤摸瓜查到杨某的信息,第一时间告知监狱。找到其母亲,就能将小谢户口落在母亲或外婆的户头上。于是,公安机关与在乐山市已婚的杨某取得联系。

五、八年后的再相聚

2019年9月12日,监狱向凉山州公安局户政大队反映了杨某、小谢的情况,同时联系四川基因格司法鉴定所工作人员一同前往米易县,为母子二人做亲子鉴定。

从乐山市匆匆赶来的杨某,一下车看到视线中,一个与自己长得有8分像的小伙子站在那,她飞奔过去将孩子拥入怀中,激动的泪水决堤般落下。

在母子二人情绪稳定后,监狱民警、派出所民警与他们进行了一次交流,了解了相关信息。

六、告别十四年的“黑户”

相见当天,鉴定所工作人员采集了小谢和杨某的血样。不日,鉴定结论给出,小谢是杨某的亲生儿子。

2019年10月9日,小谢的户口终于落在其外婆户头上。才办完户口事宜,他就和母亲杨某匆匆赶到监狱,为民警刘青松送上这面锦旗。

他们表达了感激之情,感谢监狱和相关部门对孩子的关心和帮助,感谢民警刘青松的不懈坚持。

一纸申请,让监狱民警为了一个户口忙活了4年,而这4年,让还剩6年多刑期的谢某更加坚定改造信心,让分别8年的杨某与儿子团圆,让贴了14年“黑户”

文章来源:知乎上线直播功能

标签:超杀女,台风海贝思肆虐日本,李小璐小号速删自拍,沪指收复3000点,叶璇劝阻外放视频者